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古城建设找到“人无我有”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21-12-03 01:25

  8月30日,2022年“东亚文化之都”当选城市名单揭晓:中国济南市与温州市、日本大分县、韩国庆州市。

  当下,国内重建古城是一种潮流。7月24日,莒国古城商业街首期开放活动开启,单日突破10万人次参观游览;截至8月底,章丘明水古城建设土建已完工。再往前推,有曲阜古城、即墨古城、台儿庄古城等。

  对于古城建设,有反对的声音,认为过去的就过去了,古城建设过去是出于军事、治安等“刚需”,现在已无必要;但赞成重建古城的声音也不少,笔者就是一个“赞成派”。赞成,是因为古城可以成为文旅融合的载体。我国有悠久的文明史,历史文化遗产丰富,现在又有强烈的休闲旅游需求,重建古城可以“一石数鸟”,实现保护人文古迹和发展经济的多种目的。但古城建设不能“多城一面”,而是要努力找到“人无我有”的东西。

  首先,古城建设要在“形”上立起来,有独特的物质载体。通常,对于古城建设,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建一圈城墙,所谓“无墙不成城”。城墙该不该建?到过古城旅游的人会发现,城墙对紧张的现代生活有一定的“屏蔽”作用,会给游客带来“世外桃源”的感受,但只建城墙,还体现不出特色。济南实施“东亚文化之都”创建,全力推进“济南泉·城文化景观”申遗,这就抓住了自己的特点。泉水是济南最独特的景观,泉城是济南最响亮的名片,泉水、青石板、杨柳、湖水和青砖黛瓦相映于一体,这是济南古城最独特的物质资源。

  其次,古城要保护好独有的人文遗迹,并让古城“活起来”。到过泉城广场的外省人,看到孔子、管子、孙子、诸葛亮等文化名人雕塑往往称羡不已。如何保护传播好“文化名人”资源是件需要动脑筋的事。

  济南荆山路边有一家饭店,墙上画了一个古人头像,店名叫“李攀龙包子店”。孩子问:李攀龙是什么人?我说:这是一位明代文坛领袖,老家是济南的。孩子又问:李攀龙跟包子有啥关系?我说:没关系。回家之后,我一查资料,发现自己错了。

  史载:明嘉靖年间,李攀龙在陕西提学副使位上辞职归里,于大明湖畔的百花洲建一三层楼房名曰白雪楼。李攀龙有妾名蔡姬,善烹调,她做的葱味包子葱香浓郁而馅中无葱。白雪楼四面环水,只能以小船往来出入,若有文朋诗友来访,他则亲自撑船迎接,蔡姬常以葱味包子飨客,这种包子的做法流传至今,是济南著名的风味小吃。

  “海右此亭古,济南名士多”,有名满天下的李清照、辛弃疾诸人,名声稍减一点的文人名士,已为大多数人所不知。作为文坛大家的李攀龙,其编选的《唐诗选》是当时通行的学塾启蒙读本,明清两代影响超过《唐诗三百首》。如今,百花洲一带成为济南复古建设最成功的片区,是著名的夜市,但因李攀龙而闻名于世的白雪楼已不复存在,这实在是一种遗憾。

  到杭州西湖游览的人会发现,沿湖岸行走,移步换景的同时,几乎每隔一段就会有一位历史文化名人“冒出来”:岳飞、于谦、张苍水、苏小小……可谓将人文资源挖掘到极致。假如我们能够在仿古改造的时候,复建白雪楼,陈列李攀龙的旧事旧文,还同时卖“李攀龙包子”,将是多么难得的一景。

  古城要“活起来”,关键是充满生活气息。济南大明湖南侧还存有很多古代旧居小巷,王府池子还是许多人夏日游泳的“打卡地”,游玩走累的人们有时会到某个旧居小院吃点小炒,而院子里常常有汩汩冒出的泉水。这些是泉城独有的生活情调,很多外地人到济南,就是想体验“这样的济南”。当然,体验的幸福值和舒适感还有待提高,有些古巷庭院,一下雨就泥泞得很,有些房屋老旧亟待维修,民居住宿条件也不具备,庭院小炒还基本是地摊水平。

  作家流沙河说:先有地灵,后有人杰。欲了解一地文化和人的性格,必得先了解一地人的日常生活。“家家泉水,户户垂杨”,这是真正“人无我有”的独特景致和文化,也是古城优化提升最需要浓墨重彩之处。

  云南农村地广人稀,群众居住分散、交通不便,党支部基本设在村民小组,基层党员群众生产生活主要以村民小组为单位开展。现在,已上架高原特色农产品“一村一品”15509个、入驻商户7525个、发布乡村旅游景点2677个,建成农村电子商务为民服务站6670个。

  走进太行山最绿的地方,近日,本报记者走进邢襄大地,寻找千年风韵、探访百里太行,感受这片土地的独特风物与勃勃生机。普通的巷陌人家为这片土地带来袅袅炊烟与美丽乡愁,穿行其间,就像融入一幅幅自然与人文高度和谐的精美画卷。

  扁鹊庙 (资料图片)“鸳水之滨,襄国故都,依山凭险,地腴民丰”……来到享有“燕赵第一城”美誉的邢台,仿佛走进了千年时光里。邢台百里太行赤壁丹霞,峰起千仞;谷幽涧深,泉水叮咚;青草铺路,绿树作廊;鸟语虫鸣,山中回荡。

  “家家泉水,户户垂杨”,这是真正“人无我有”的独特景致和文化,也是古城优化提升最需要浓墨重彩之处。

本篇编辑: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