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head1.htm
紫金山“查户口”查出29种稀有蝴蝶(图)
来源:未知    作者:admin    发布时间:2021-11-25 23:52

  南京中山陵园管理局昨天传来消息,目前关于紫金山生物调查初步成果(蛾类、蝶类)已经完成,仅蝴蝶就新增了29个品种。

  带着这些东西,以居峰为首的生物调查小组在山上一住就是好几天。而他们所去的山地,并不是市民锻炼身体所走的线路,而是在荆棘中穿行、荒野中徒步,“越偏越好”。

  “每周上山2-3次,每年在山上留守50—60夜。”居峰说,最辛苦就是捕捉蛾子,一定要傍晚上山,夜间行动,摆好诱捕灯就开始工作。

  “你怕不怕,听说紫金山上有狼和野猪?”对记者的担忧,这位汉子淡然一笑:“我还没看见过狼!只是看见过獐子等动物,大概有1米5高。”

  让居峰这些捉虫人害怕的不是这些高个子动物,而是在地上游动的蛇。“在紫金山上碰到最多的就是蛇,有时候你在全神贯注地捉虫,脚下说不定就有一条蛇。”冷汗直冒、浑身发毛是居峰当时的感受:“最大的一条蛇,有1米5。”

  “此外,大大小小的坑也是最容易让队员吃苦头的。”居峰自己就好几次跌进坑中。

  居峰,中山陵园管理局园林处植保所的所长。正如他的名字,他每年有五六十天是“居”住在紫金山的山“峰”上。

  “要不是冬天,我不会在办公室,肯定在山里‘捉虫’。”居峰所说的“虫”,就是各式各样的蛾子和蝴蝶。从2003年开始,以他为首的小组接了紫金山有害生物普查的一个课题。

  “有害生物其实就是紫金山生物普查的一部分,基本能代表南京的生物状况。”居峰说,生物包含的种类太多,得一项一项去完成。

  经过3个多年头的深入调查,生物调查小组的成果在昨天已经初步出炉。“1982年普查时,蝴蝶有8科、41属、76种。但最新的数据是9科、73属、120种。”居峰说,剔除一些先前没有记载的,这次一共新发现了29个品种的“新蝴蝶”,“这些名录,将在近期向社会公开。”

  一份耕耘,必有一份回报。对调查小组的工作人员来说,3年多辛劳的最大回报就是在紫金山上发现了新蝴蝶品种,“每发现一个新品种,我们要兴奋四五天。”据了解,这些新增品种,在紫金山甚至整个江苏地区还是首次发现。专家表示,这些新发现的品种中不排除有新生物种。

  “捉到的蝴蝶,要赶快把它制作成标本。”昨天记者参观了他的标本室。居峰说,要把一只蝴蝶的翅膀完全展开,并没有那么容易。而他们整理的蝴蝶标本盒子有100多个,一个盒子中就有几十只。

  有时候,为了证明一个品种是不是新品,他们不知要查阅多少资料。居峰的背包,总是被资料塞得满满当当。“最感谢的是不少专家和我的老师,不仅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很多珍贵资料,还帮助一一鉴定。”居峰说。

  “现在蝴蝶的品种已经全部统计出来了,结果比1982年普查时多了29个品种。”居峰坦言,中华虎凤蝶是大家熟知的名贵品种,但现在紫金山有30-40只。

  居峰把紫金山的蝴蝶按照数量多少、种群珍贵程度分为四种类型:稀少型、少见型、常见型和优势型。中华虎凤蝶被列在了少见型,居峰说,有不少品种比中华虎凤蝶更少见,“金斑蝶已经8年没有看见了,还有一个品种5年没见了。”

  按照居峰等人即将公开的研究成果,紫金山蝴蝶家族又多了包括连纹黛眼蝶、古眼蝶等在内29个罕见品种,有一种还是江苏省内的新记录。

  “按照先前普查,紫金山的昆虫有200多种。”居峰说,但现在统计出来的蝴蝶和蛾子就有500多种。可以说,山上的生物越来越多,紫金山正变得越来越复杂。

  “一个山体生物越复杂,生态也就越稳定。”居峰的观点是,物种越多,之间相互作用的关系就越复杂,增强了其约束机制,也就形成了任何一个物种都不能“独霸”的局面,使群落的稳定性大大增加。

  在以前,紫金山的松类林是最多的,但现在,“老大”的位置它们早就坐不住了。此次调查显示,与1982年的普查结果相比:松类林面积由912.45公顷减少为443.3公顷;栎类林面积由406.05公顷增加为600.7公顷;刺槐林由原来的143.59公顷减少为84.9公顷。而现在最多的树木应该是“杂阔林”,已从原来的206.83公顷增加为663.3公顷。

  中山陵园管理局园林处万志洲处长昨天告诉记者,紫金山在历史上曾遭遇过战火的摧残,后来大面积植树造林。以前,一些树木的品种过于单一,产生了病虫害。现在,紫金山森林公园的生物群落已经越来越稳定。

  “不仅要调查动物,我们还要调查植物。”万处长说,管理局将在近期全面开展植物的摸底工作。

  中山陵园管理局园林处负责人说,从1992年开始,南京基本上没再用过喷药的飞机,中山陵园的森林害虫防治,已由当初的“航空化学防治”转变成新型的、也最为经济的“生态控制”,而山上随处可见的灰喜鹊对此功不可没。

  上世纪四十年代以来,先后有日本的松干蚧、松材线虫等有害生物从国外传入。松树林发生了大面积的病虫害。先前南京使用的方法就是航空化学防治和人工扑杀。但喷下的药水,在杀了害虫的同时,也杀了其它的生物,“还污染了整个城市的空气。”

  万志洲回忆说,后来有人提出,用灰喜鹊来捉虫的想法。“管理局在1976年的时候,饲养了不少的灰喜鹊,放到山上去抓虫。”

  “灰喜鹊确实捉了不少虫子。”万志洲说,当年用来对付害虫的还有赤眼蜂。让万志洲等园林专家想不到的是,当年的灰喜鹊因为被关在铁笼子里,繁殖能力不行,大家商量后决定,还是让灰喜鹊回到大自然中去。

  万志洲告诉记者,现在紫金山上的喜鹊窝有数万只,“这些喜鹊窝要重点保护,对在紫金山乱逮鸟的人,要严肃查处。”

本篇编辑:admin